网站建设-SEO-网站优化-网站维护-运营托管-营销策划-魔扣科技

魔扣科技

魔扣科技业务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2016-08-04 21:35:13 魔扣科技 阅读
魔扣源码论坛

编者按:本文作者系前诺基亚资深员工黄迅,在2005-2011年期间,黄迅曾历任诺基亚华南区资讯专员、资讯经理和诺基亚中国资讯经理。谨以此文与各位诺记共勉,并祝福老诺基亚人前程似锦。

诺基亚的遗产

随着诺基亚并购工作的完成,诺基亚手机部同事的邮箱后缀在2014年4月28日开始由nokia.com变成了microsoft.com。诺基亚品牌将来是消失在微软的怀中还是被肢解转售,目前尚不可知,一切皆有可能,但诺将不诺已是不争的事实。

离开诺基亚已快三年了,作为在诺基亚中国工作了十二年的老员工,至今还很难置信当年如日中天的手机巨人如何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就被宣判了死刑。在一片的批判和反思的声音中,我希望能盘点一下诺基亚美好的东西,作为对这个受尽折磨的昔日巨人的最后致敬。

首先是技术,诺基亚的技术专利在并购案中价值数十亿美元。其次是产品,历年来诺基亚推出过无数的经典设计,囊括了很多的行业第一。然后是案例,无论是研究成功还是失败,诺基亚都将成为商学院里鲜活的教材。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接下来还有人才。在长达十多年的巅峰岁月里诺基亚不惜工本地培养了大批的人才,包括研发、渠道管理、市场营销等,目前依然活跃在各行各业,尤其是手机行业,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的中国高管和一线骨干,不少都是诺基亚的毕业生。可以这样说,诺基亚谢幕了,但是手机行业还很大程度继续控制在诺基亚人的手里。(社长整理了诺基亚为中国手机业输送的精英名录,请见文后“延伸阅读”)

最后是文化,这是诺基亚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每一个诺基亚毕业生都会饱含激情地颂赞诺基亚人性化的文化,痛心疾首地声讨末代CEO的木马奸计。对于他们来说,诺基亚已经上升为一个精神的国度,一种宗教,一个珍藏着他们青春和热血,渴望和梦想的心灵家园。谈起诺基亚,他们眼中都会闪耀出信徒般的光芒。

早期加入诺基亚的人,都会深刻体会到诺基亚从上到下、由内而外的人性化,“科技以人为本”并不仅仅停留在对外营销的层面,更是渗透到企业运营、绩效管理的每个环节。员工在日常工作中被鼓励贯彻诺基亚的价值观(Nokia 4 Values),每半年的回顾业绩、设定目标的IIP谈话(“Invest In People”的缩写)中,要对价值观的践行的情况进行打分。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诺基亚手机的开机画面

这听起来有点象某朝的政治思想教育,但是在诺基亚,没有人会被强制背诵这些教条,没有让人反感的说教,一切都在润物细无声般的自然随意中进行。公司以人性化的方式向员工传递价值观,更多是熏陶而不是灌输,是诱导而不是宣导,是理解认同而不是遵命服从。

诺基亚的四大价值观是:客户满意;尊重个人;不断学习;共同成功。这里面没有苦逼的训条,很励志,也很亲切,印象最深刻的是“尊重个人”那条:在诺基亚,不管职位高低,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作为一个个体,你的个性、不同意见受到保护受到尊重,非常的民主,非常的有爱。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随着传奇的谢幕,这些体内留着蓝血的人散布到各行各业,以他们所信奉的善良、本真、专业敬业,继续影响着世界。我相信,这才是诺基亚留下的最宝贵最美好的遗产。

成败掌门人

自古以来的武术门派都非常重视掌门人的选举,因为关乎到门派今后数十年的兴衰成败。好的掌门人能够带领门派光耀武林,失败的掌门人有可能给门派带来灭顶之灾。

现代企业的掌门人的重要性毫不亚于一个武林门派,GE的杰克·韦尔奇,IBM的郭士纳,诺基亚的约玛·奥利拉等,都因为光耀门庭的丰功伟绩而成为企业界的一代宗师,受到千万人的景仰和膜拜。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诺基亚前董事长兼CEO约玛·奥利拉  图片来自ts.fi

在掌门人这件事上,诺基亚可以说是成也掌门人,败也掌门人。约玛·奥利拉在上世纪80年代担任诺基亚CEO时,诺基亚正濒临破产和被收购边缘。

奥利拉准确地认定了通信这个发展方向,对曾经多元化发展的诺基亚进行了大刀阔斧进行了改革,甚至卖掉了依然盈利的电视机业务,创造了从木浆厂到科技巨人的传奇。奥利拉的功绩让他进入了世界企业领袖的名人堂,更让他在影响力超过了时任芬兰总统。

但奥利拉在选择接班人这件事上却没能延续其高瞻远瞩,其主导的后续两任诺基亚CEO的遴选,却让手机巨人逐级滑落,让曾经位列欧洲市值第一的千亿企业,卖身微软,出售时身价甚至低于创立只有3年的小米手机的估值。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诺基亚两任前CEO,康培凯和埃洛普

2006年奥利拉功成身退宣布退休。他选择了康培凯作为接班人。康培凯曾经是律师,后来担任诺基亚的CFO。而奥利拉曾经是花旗银行负责诺基亚的客户经理。两人具有非常类似的财务背景。

据说诺基亚的另一名大将,主管全球市场营销的Anssi Vanjoki是当时另一候选人,他虽然战功显赫,但毕竟只是一个韩信,而奥利拉心里的萧何却是康培凯。

4年之后,诺基亚在与苹果和Android的智能手机的战斗中节节败退,大家把罪名归咎于曾经是智能手机开创者的塞班系统,认为塞班已经老态龙钟,无法继续帮助诺基亚赢得智能手机大战的胜利。康培凯前几年所主导的转型工作也没能实现成效,被董事会提前辞退。

机会似乎再一次降临,Anssi Vanjoki做了最后的努力,但是奥利拉还是没有选择他,而是从微软找来了一个加拿大人埃洛普。结果公布后,Anssi Vanjoki立即宣布辞职,两次的PK失败,已经让这位大将彻底心灰意冷。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Anssi Vanjoki  图片来自mynokiablog

选择来自微软的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我认为多少是因为当时的诺基亚患上了今天中国传统企业普遍存在的互联网焦虑症。被苹果打的手足无措的诺基亚,认为自己没有走上移动互联网的快车道,希望能够来一次破釜沉舟式的彻底改革。

来自微软的埃洛普貌似是一位具有更正宗的互联网血统的变革者。他上任不久就发表了著名的“燃烧的钻井平台”的演讲,认为诺基亚已经病入膏肓,需要刮骨疗伤,方能死而复生。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于是,我们看到诺基亚抛弃了仍然热卖的塞班,杀掉了襁褓中的Meego,拒绝了强势崛起的Android,孤注一掷地投入了微软Windows Phone的怀抱。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来自微软的埃洛普常常被外界视为“木马” 图片来自independent

诺基亚在2011年的广告主题口号是“不跟随”,看似很有个性,其实是对自己孤身走在独木桥上的写照。2011年开始,对这种“不跟随”主义不看好的诺基亚人,纷纷出走,对埃洛普的路线实行“不跟随”,我也是其中之一。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不跟随,放弃阳关道,走上独木桥

两年后的2013年,在“不跟随”的路上摔得遍体鳞伤元气大伤的诺基亚,终于被折价卖掉,而荣归微软继续管理诺基亚手机的埃洛普,似乎是这次让数万诺基亚人泪奔的变故中唯一的受益者。而他这三年多以来的行径,让人无法不怀疑他是微软派来的卧底。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新版“木马计”,将和他一起载入史册,成为商战经典。

而传奇总裁赵科林曾经一手缔造的诺基亚中国传奇,在他高升离开中国之后也开始步履艰难、每况愈下,他选择的接班人又是如何穿越这个忧患之秋的?且听下回分解。

中国掌门人

一株青苗长成一棵大树需时数十载,倒下却只需要几分钟。数十载建立的基业衰落起来,速度同样惊人。一个公司的成败,除了天时地利之外,更重要的是人和。那我们今天就来盘点下诺基亚中国的掌门人吧。

自从1985年诺基亚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手机业务虽然稳步发展但有点不温不火,在一二线城市面临着摩托罗拉和爱立信的狙击,在三四线城市又受到TCL,波导,夏新等本土牌子的围攻。直到2001年赵科林来到北京执掌手机部的帅印。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前诺基亚中国总裁赵科林

赵科林生于澳洲,先后在澳洲、英国、台湾、新加坡、香港、中国内地、芬兰等地工作,是一个地道的国际人,在东西方文化之间游刃有余,在发达市场和发展中市场之间进退自如。

术业有专攻。善于帮公司花钱的人很少也能同时帮公司赚钱的。赵科林是例外。他曾经担任诺基亚移动电话亚太区的市场总监,绝对是个花钱的能手。在他的任上,诺基亚的品牌声誉节节上升,营销活动和广告制作可圈可点,斩获多项营销广告大奖。

赵科林之后被任命为台湾地区负责人,全面负责台湾的手机销售,从潇洒的花钱角色换成了苦逼的赚钱角色。但他很快适应了这个转变,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把诺基亚在台湾原本处于弱势的市场地位彻底扭转,并以绝对优势稳居第一。

在台湾小试牛刀后,赵科林被提升为诺基亚移动电话大中国区的副总裁兼总经理,为诺基亚在中国开创了一代伟业。

2009年底赵科林荣升全球执行副总裁,远赴芬兰执掌全球手机销售。对于他的接班人,呼声最高的是邓元鋆。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诺基亚前中国区副董事长邓元鋆

邓元鋆,香港人,长期在苹果、3Com等高科技企业工作,2004年受何庆源邀请加入诺基亚中国,负责4家合资企业的整合工作。这个任务很不简单,牵涉到新的税务安排、中方股东的股份变化等等,需要对地方政府和股东做大量的工作。

但邓元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表现出过人的政府部门沟通能力和业务整合能力。随后邓来到赵科林麾下负责中国区的手机销售,同样做的有声有色,销售业绩节节上升。邓元鋆多才多艺,极富个人魅力,多次在公司的音乐手机发布会、包括每年的诺基亚跨年演唱会上登台表演,风采不输职业的演艺明星。

邓元鋆为人亲切,总是面带微笑,深受媒体欢迎,也深得渠道商的敬重。2009年诺基亚由于重拳打击窜货行为,遭到全国各地窜货商的抵制罢卖,邓元鋆领导销售、法律、公关、市场等各个团队紧密配合,借助与正轨渠道商和主流媒体的良好沟通,成功化解了一次严重的渠道危机。

对于多数人来说,邓元鋆接班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2009年的最后一天,邓元鋆来到广州主持诺基亚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跨年演唱会,同时宣布他被任命为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诺基亚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负责公司政府关系、战略合作、业务战略、企业品牌形象与可持续性发展等各项业务的推进。

在媒体的恭贺声中,没人能看出邓元鋆内心的一丝落寞。他继承的只是赵科林在中国两顶帽子中的一顶,而且是分量较轻的那一顶。那顶能统率千军号令江湖的帽子,赵科林戴到了一位女士的头上。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诺基亚前中国区负责人梁玉媚

她就是梁玉媚,马来西亚人,是广告界的女超人,官至Grey精信广告东南亚区总裁。更值得留意的是她曾经在1994-1996年担任达彼思广告的客户总监,负责诺基亚这个客户,而当时的诺基亚亚太区市场总监,就是赵科林。

10年后梁玉媚以副总裁的身份加盟诺基亚担任中国区市场总监,向赵科林汇报。两年后,梁玉媚升任高级副总裁,到芬兰总部统筹全球市场部的运营工作。

又过了两年,梁玉媚回到北京,接替赵科林成为诺基亚手机的掌门人,一下子坐到了风口浪尖。没有人能质疑梁玉媚在marketing方面的专业度和领导力,十数年间,她完成了从广告人到营销人的华美转身,从乙方高层做到甲方高层,堪称职业经理人的成功典范。

同样是Marketing出身的赵科林,对有着相似背景的梁玉媚深信不疑(这不免让人联想到当年,银行出身的奥利拉把诺基亚CEO的权杖交给了财务出身的康培凯)。

然而,对于为数众多的销售经理和渠道商来说,梁玉媚需要尽快用业绩证明自己和赵科林一样,不仅是花钱的能手,更是赚钱的高手。在梁主的导下,2010年的诺基亚可谓好戏连场,先是在4月举办了巨星云集的“乐随享”发布会及音乐盛典,6月份与中国移动合作推出了中国版Ovi商店,8月份与新浪微博合作打造中国首次全社交网络发布会,10月份又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诺基亚开发者大会。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图片说明:乐随享中国发布会上的邓元鋆 图片来自sina

可惜2010年的手机市场,智能手机的游戏规则已经被苹果和Android改写,诺基亚塞班手机在上下夹击中左冲右突举步维艰。2011年5月梁玉媚来到广州,在广州、深圳、东莞等地主流渠道商的陪同下高调走访市场,向代理商派定心丸,为前线团队打气。一个月后,诺基亚CEO史蒂芬·埃洛普访华,宣布梁玉媚辞职,赵科林重返中国。

媒体在评论这一段往事的时候,常常会做这样的假设:如果当年赵科林传位给其他人又会如何?笔者认为,如果总部的策略出了问题,天时地利都不配合,人和又能怎样呢?即便是赵科林这样的牛人,2011年重新执掌中国之后,也没能扭转颓势,一年后也从诺基亚挂冠而去。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事先张扬的结局

这个夏天有点冷。微软CEO纳德拉新官上任大裁员,大刀砍向诺基亚,中国区成了重灾区。

这个局面是意料之中,尽管有点情理之外。

大批北京BDA员工不满意微软开出的N+2的赔偿方案,杯葛了微软的招聘会,拉起了横幅,喊起了口号:“抗议恶意收购,反对暴力裁员”。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微软和诺基亚的公关基本选择了沉默,放任两个曾经高大上的品牌在社交网络的发酵中两败俱伤。

眼前这一幕,其实在三年前我空手离开诺基亚的时候就预见到了。

我在诺基亚工作了十多年,如果跟他们一样耗到裁员的一刻,应该也可以拿到一笔不小的补偿。

不过我选择了在诺基亚身陷泥潭前离开,我希望自己记住的是她的美丽,而不是她的受尽凌辱。

作为原诺基亚资讯部(公关部)的一员,我当年的工作之一就是向公众宣传诺基亚品牌,为诺基亚的产品和战略赢得认同和追随。作为一名骄傲的诺基亚品牌使者和信徒,12年来我乐此不彼,错过了内部调整岗位的机会,也放弃了外面一些高薪的职位。

随着苹果和Android生态系统相继崛起,诺基亚的塞班智能机节节败退,康培凯没能等到Meego孵出小鸡就被罢黜。2010年诺基亚从微软挖来了史蒂芬·埃洛普。

2011年我陪他去了趟深圳,拜会许市长并为深圳诺基亚研发中心揭幕。埃洛普给我的印象是口才一流,字正腔圆,不打底稿却能出口成章滴水不漏。这方面比木讷的芬兰人强多了,北欧人的presentation往往让人昏昏欲睡。

随后埃洛普提出了他的Windows Phone战略,在还没有WP手机可卖前就公开宣判了塞班的死刑,一时间诺基亚上上下下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代理商,面对消费者,面对仓库里的Symbian Anna。

诺基亚十二年老员工再回首:那些年,那些人,那些往事

作为公关人员,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媒体,面对公众。肩负着宣传新战略的使命,自己却打心底里不认同,我们不知道如何继续为她代言。当这艘巨轮朝着微软的冰山全速前进的时候,我静静地走出了温暖的船舱,跳进了冰冷的海水。

离开诺基亚的日子,坎坷程度超出预计。老大不小了,一切却要重新开始。除了学习新业务,更多的是给自己的EQ补课。诺基亚讲求以人为本,让我们习惯了简单直接的思维方式和做事风格,到了民企才发现沟通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从外企到民企,从新经济到传统行业,一路摸爬滚打,步步惊心。头顶着500强的光环,背负着土豪的厚望,一路走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美好的记忆如烟花绚烂,照亮着匆匆赶路人的心。



标签:  诺基亚 Lumia Win10 Mobile IT资讯 业界